国融证券系统错误致三维丝第三大股东坤拿商贸投票作废 索赔三千万

  • 时间:
  • 浏览:2

A股江湖,奇葩事何其多?!在炒股系统中,你因此 成功投票,结果,券商说,系统出错,投票白投了!券商系统“宕机”在股民日常炒股生涯中并不少见,但因系统故障是因为股东方错失董事之位,却令人始料未及。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回应 一份2017年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因国融证券系统错误是因为三维丝第三大股东坤拿商贸投票作废,三维丝原第三大股东坤拿商贸未能在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对三维丝重大决策及董事任命进行投票,是因为三维丝原董事长、厦门坤拿商贸法定代表人廖政宗在这次投票中未能重回董事会。坤拿商贸要求国融证券进行赔礼道歉并赔偿3126.03万元的经济损失。

一次系统故障真的会造成好难重大的经济损失吗?以坤拿商贸董事长廖政宗因此 错失三维丝董事职位的情况表来看,其损失恐怕不易以实际金额进行衡量。而国融证券也在无意中成为三维丝“宫斗剧”中的重要推手,很多点恐怕连国融证券此人 也好难想到。

从目前裁定来看,暂未看完明确结果:

坤拿商贸索赔三千万

根据裁定书,此次坤拿商贸提起诉讼的被告为国融证券厦门松岳路营业部和国融证券。坤拿商贸诉称,其为厦门三维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大股东。2017年8月16日,三维丝公司召开2017年度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对公司重大决策及董事任命进行投票。

坤拿商贸称,根据证监会及三维丝公司的要求,其通过国融证券提供的国融证券超级终端版进行网络投票。因此 国融证券超级终端版的系统错误,是因为坤拿商贸无法进行真实意思表示,国融证券厦门营业部在接到坤拿商贸的反馈后未能及时消除影响,最终是因为坤拿商贸的投票作废。

基于此,坤拿商贸提出三点诉讼请求:

1. 国融证券进行赔礼道歉以消除对坤拿商贸的不良影响(在中证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上进行公开赔礼道歉,连续七日,版面大小不得小于20cm×15cm);

2. 国融证券、国融证券厦门营业部连带赔偿坤拿商贸的经济损失315100295.27元;

3. 诉讼费用由国融证券公司、国融证券厦门营业部承担。

对此,国融证券与其厦门营业部提出管辖权异议,并认为厦门营业部趋于稳定主体不适格,不应作为本案被告。不过,国融证券提出的管辖权异议未获法院批准,被予以驳回。

三维丝原董事长错失“董事”席位

基金君翻阅公告发现,这起案件中的坤拿公司觉得为三维丝2017年中报里的第三大股东,而其法定代表人更是当时三维丝的董事长廖政宗。

早在2017年7月18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三维丝公司创始人、第一大股东罗祥波、罗红花夫妇强势回归,提交的议案完正获得通过,其中包括免去公司董事长廖政宗、副董事长丘国强等4名董事及1名监事的议案。

因此 董事席位空缺,三维丝决定在2017年8月16日召开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增补董事和监事席位。

于是,被罢免的董事长廖政宗和副董事长邱国强作为股东,提名此人 候选董事席位。

谁曾想阴差阳错,因此 国融证券的系统大问題,是因为代表廖政宗的坤拿公司和代表丘国强的上越投资无法投票,廖政宗未能当选公司董事。

国融证券误入“宫斗剧”

对于一般的系统宕机而言,除了在短期内影响成交传输速率和交易量外,并不让是因为很多后果。而国融证券此次系统大问題则不小心成了三维丝此前早已如火如荼的“宫斗剧”推手。

故事要从2016年讲起——

早在2016年11月,作为三维丝前董事、第三大股东,丘国强提出罢免三维丝创始人罗红花、罗祥波夫妇董事职务,三维丝股权之争就此现在现在开始。当月,罗红花夫妇被罢免在董事会的完正职务,因此 通过了丘国强当选公司董事。

丘国强召集和主持董事会会议之下,坤拿商贸实控人、董事长廖政宗当选三维丝董事长,丘国强当选副董事长。2016年12月1日,丘国强要求公司监事会对原董事长罗祥波提起诉讼;与此一块儿,罗红花向则法院起诉撤消丘国强和廖政宗当选决议。

此后大半年 时间里,罗红花夫妇现在现在开始于新董事会之间针锋相对,连番争夺公司控制权。7月18日下午,三维丝召开了2017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此次股东大会审议表决了7项罢免议案,其中5项由第一大股东罗红花提出的罢免议案获得通过,另外两项现任董事会代表丘国强提出的罢免议案未通过。

经过现场和网上投票,最终结果显示,由罗红花提出的5项罢免议案完正获得通过,其中廖政宗、王荣聪、丘国强、张煜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职务,廖政宗、王荣聪、丘国强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专门委员会职务,周荣德不再担任公司监事职务。廖政宗就此遗弃董事长之位。

2017年8月16日,三维丝召开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在此次会议中,廖政宗作为第三大股东的实际控制人,未能获得一席董事会席位,颇为吊诡。

对此,坤拿商贸与另一股东上越投资向三维丝致函申诉,称托管券商投票系统技术故障是因为坤拿商贸、上越投资在每段投票议案所投票作废,要求对投票结果进行更正。不过,三维丝对此并未予以承认。

系统乌龙“罗生门”

对于此次因系统技术故障是因为的大问題,深交所对三维丝发函要求其进行具体解释,其中透露出不少细节。

根据三股东坤拿商贸(廖政宗)的反映:因此 券商投票系统技术故障,是因为其对议案5.00《关于选举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的议案》的网络投票结果显示为零,廖政宗此人 未能当选为公司董事。廖政宗称,故障趋于稳定后,其及时联系公司要求对投票结果进行更正,但公司未予采纳,并于8月16日晚间披露了《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

根据反映情况表来看,2017年8月16日下午,坤拿商贸和上越投资分别通过国融证券超级终端版进行网络投票。根据投票规则,对非每段投票议案1.00、2.00、3.00、4.00均投了反对票,对每段投票议案5.05(候选人:廖政宗)投票数填写了:141272584,对议案6.02(候选人:周荣德)投票数填写了:35318146和9556353。以上均提交成功,系统一块儿显示投票成功。

投票完成后,坤拿商贸通过系统中网络投票查询,结果竟然是议案5.05的票数显示给了议案5.01,议案6.02的票数显示给了议案5.06。跟最初的投票结果再次出现了严重的不一致。

发现该系统错误后,两公司立即将很多情况表告知国融证券营业部相关人员,并在投票现场向三维丝进行了反映,要求三维丝审慎核实投票数据并暂缓公告。一块儿,国融证券相关人员也将系统错误是因为投票结果错误的情况表第一时间向深圳证券交易所进行了电话汇报。但三维丝还是于2017年8月16日晚进行了“错误”的公告。

对此,三维丝表示,坤拿商贸和上越投资有关“故障趋于稳定后及时联系公司要求对投票结果进行更正,但公司未予采纳”的理由与基本事实不符,公司正式接到上述请求是2017年8月17日,此时股东大会决议因此 法定应用任务管理器通过产生法律效力。

而对于投票作为的是因为究竟何如,两名股东与国融证券的判断算不算差异。根据坤拿商贸、上越投资来函,其认为是因此 托管券商投票系统再次出现错误是因为其投票作废,而根据国融证券出具的《故障说明》,国融证券认为投票作废的是因为是投票系统开发商网上交易系统BUG所致。

三维丝表示,好难判断投票作废的真正是因为到底是委托方的责任还是托管券商的责任。投票作废的真正是因为算不算为托管券商因此 投票系统开发商的投票系统技术故障都要经过相关部门依照相关规则和应用任务管理器后作出的权威认定。

现场再次投票

被拒之门外

上市公司原董事长因券商系统故障错失董事会席位,也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

在三维丝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里,基金君发现廖政宗和丘国强在发现投票系统故障后,及时跟国融证券进行了沟通。

根据《故障说明》,国融证券在得知坤拿商贸、上越投资网络投票再次出现异常后,曾指导其通过很多法律辦法 委托。

因此 ,坤拿商贸、上越投资的代表要求提交现场表决票,因此 见证律师和主持人告知其现场投票环节已现在现在开始只有提交现场表决票时,坤拿商贸、上越投资的代表未再坚持。

根据当时现场发放的《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须知》中,其中明确规定股东大会表决应用任务管理器现在现在开始后股东提交的表决票将视为无效。

对于股权之争,三维丝并不讳言。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三维丝称,无论是因为何如,公司都对董事候选人廖政宗先生未能当选董事深表遗憾。鉴于公司已陷入长时间的控制权之争,已严重影响正常生产经营。正是在控制权之争的特殊时期,公司、股东更要尊重事实、尊重规则、尊重应用任务管理器、尊重根据应用任务管理器产生的结果,使得控制权之争在规则框架内妥善处理。在合法合规前提下,公司也将积极协助坤拿商贸和上越投资维护合法权益。

在一系列争斗后,三维丝股权之争最终以“中创系”上位作为收尾,罗氏夫妇最终放弃了董事席位,中创凌兴则和邱国强达成了一致行动人。目前,三维丝的董事长为中创凌兴实际控制人张永辉的弟弟王光辉。

而在尘埃落定随后,坤拿商贸与国融证券之间的官司最终将何如了结?廖政宗错失三维丝控制权究竟是谁之过?市场将持续关注。